相关文章

南京芝麻科技董事长朱智的情怀与野心

朱智,南京芝麻科技创始人、CEO。作为国内最早开发出WiFi探测设备并结合数据挖掘将其应用在零售领域公司的领导者,朱智入选2014年《福布斯》中文版“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榜单。

朱智身穿一件蓝灰色线衫,下身一条牛仔裤和皮鞋,没有许多CEO的正襟危坐,更像一名普通的技术宅男。朱智打开了话匣子。他语速很快,懂得交流互动,你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商业驱动力和成功欲望。

然而,你很难想象,在1865创意产业园这个充满文艺气息的办公地点,有一个理想青年带着他的创业小伙伴,正做着一件很酷的事情,这件事很可能颠覆商业的玩法。

技术控

芝麻科技发展速度很快,自2013年3月上线之后,悠游堂、中国移动辽宁分公司成为首批商用客户,12月拿到联想之星400万天使投资,2014年6月,与高德地图“牵手”战略合作。

“知.Mofi”、“知.Retail”是芝麻科技的核心产品。

它这样被使用:一个正在购物的顾客,不用拿出信用卡付款买任何东西,只要其开启了手机的WiFi功能(无须用户主动连接WiFi),店家就可以通过WiFi信号中提取的信息识别用户,并分析用户行为。由于这是通过移动设备的识别码来标定用户,而不是手机号或者姓名,结合SSL加密技术,可最大限度地保护信息,消费者的隐私也得到了保护。

这些数据能带来什么价值?朱智脱口而出:“帮助商家更好地做出商业决策。”

1985年出生的朱智是个技术控,他敏锐地感觉到了移动互联网对传统零售的冲击,也发现了传统零售的痛点:越来越多人习惯网络购物,每个网店都有单品爆款,当多家网店集结起来便会带来商品多样化,造成了消费者有“网上比线下便宜很多”的想法。一个普遍的现象是,去商场的人少了,进店试衣再到网上购买的多了。

朱智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他分享了一个有意思的观点:如果线下网店可分析顾客数据做精准营销,便可动态地做出单品爆款。

他“强迫症”般的去研究了很多与移动设备相关的东西:光学的、声学的、地磁的••••••

扒得透彻源自一种本能。当朱智还在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专业读书时,就有类似的“症状”:在大学时代,朱智获得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三等奖、中国机器人大赛三等奖,还成为三星2008北京奥运会火炬手。

2009年,自动化巨头罗克韦尔在全国挑选管培生,朱智成为十个幸运儿中的一员。管理培训生是外企中“以培养公司未来领导者”为主要目标的人才储备计划。管培生一般在轮岗期满后被安排到相对高级的领导岗位(一般是部门或者团队主管),日后的晋升速度也相对快。

2012年,朱智已经在罗克韦尔做了三年多的销售,业绩直线上升,未来的坦途正徐徐铺开。

然而,拿着高额薪水,过着高尚生活,顶着“职业经理人”的光环,朱智却没有了“向前冲”的动力,“感觉很危险,就这样一辈子待下去了?”朱智常常自问,“要不要趁着年轻闯一闯?”朱智萌发了辞职的念头。

情怀与野心

“那一天,我不得已上路,为不安分的心,为自尊的生存,为自我的证明。路上的辛酸已融进我的眼睛,心灵的困境已化作我的坚定。”

这是2006年开播的《赢在中国》的主题曲,也是表达创业者情怀的一首歌。朱智告诉《价值线》记者:“上大学时,《赢在中国》节目很火,我最初的创业火苗就是被这节目点燃的。”

在朱智这里,情怀不是问题。随着互联网高速发展,越来越多不甘平庸的人,在创业大潮中跃跃欲试。在朱智辞职前的一次聚会中,他和两个做技术的朋友一起吃烧烤,不知不觉几个人聊起了创业。他俩说,只要你能卖出去的,我们都能做出来。朱智说,只要你们能做出来的,我都能给卖出去。

于是,三个人一拍即合,2012年12月25日,朱智正式提出辞职。朱智不认为自己的“毅然决然”是冲动,他觉得任何创业者都经过长时间的积累,一直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去准备,才可能有创业的机会。比如,理工科的背景让他对数据很敏感,分析能力很强;之后的职场历练让他善于沟通,培养了他优化运营的思维方式。

正如他挂在网上的自我介绍:学的是技术,工作是从事销售与市场,做过大单,中过大奖。趁着年轻,还有一颗奋斗的心,还能有年轻的思维,创业了。

刚从罗克韦尔走出来,朱智就马不停蹄地跑调研,着手创业。公司的名字并没有纠结很久,朱智的原则是:必须好玩,还必须是吃的。“芝麻就这么出来了,而且,芝麻开花节节高嘛。”朱智解释道。

然后,朱智把原本准备买房子的50多万取了出来,又借了20万,作为芝麻科技的启动资金。

创业早期,朱智想从大公司挖人。毕业后进入思科美国研究院、谷歌中国、腾讯、中兴通讯、中国移动等知名企业工作的同学很快成为朱智的“目标”。最终,在朱智的游说下,十几个人辞掉了令旁人艳羡的工作,加入芝麻科技。朱智笑着说:“和几个朋友,大家一起做喜欢的事情。”

在产品测试阶段,朱智经常一个人带着知.Mofi的初期原型,在新百二楼星巴克的店里,一坐就是一下午,一遍遍的核对它抓取数据的准确性。朱智说,Google Analytics(谷歌分析)是大部分网站都会使用的网站访客分析服务,而芝麻科技要做的是线下版的Google Analytics。

2013年5月25日,朱智在36Kr开放日路演上正式发布了知.Mofi原型产品,这一天,也是芝麻科技团队的首次集体亮相。

联想之星注资

在朱智看来,创业困难本身就是“正常发展”的一部分。出差睡50块钱的床位,能去同学家“蹭”的就去“蹭”一晚,最紧张的一次,公司账上只剩下300块钱,朱智的信用卡还欠着2万多。

“真的是太穷了”,不过,这依然不是朱智认为的困难。他的纠结和犹豫在于,这个东西在国内还没有人做过,也没有看到任何报道。路在走着,但心里将信将疑。

2013年12月,芝麻科技获得联想之星400万元天使投资。“我们跟联想之星结缘很快,前后大概只谈了一个月。”

这是联想之星一直在等待的项目。负责天使投资的联想之星执行董事王明耀这样理解芝麻科技所做的事:“智能手机、商用WiFi以及智能硬件的普及,带来大量的交互数据,这些数据蕴含着巨大的商业价值,需要去挖掘——这也是未来我们即将看到的趋势所在。”

王明耀认为,线上预判销售行为已经有很多工具、手段,线下目前还是相对空白的市场,同时线下企业在了解消费者的心态和迫切感上并不逊色于线上企业。

联想之星潇洒又干脆的资金支持,给了朱智无限勇气。“理解我们做的这件事情其实不是那么容易。一开始很多人甚至从逻辑上都不太能想得通。联想之星的背景使得他们更容易理解我的产品,也更容易去发现和思考背后的价值。”

一次偶然的机会,朱智听一个朋友说,美国一款叫作Euclid的产品,也是基于商家现有 WiFi网络监测客流。

之后,朱智一直密切关注着Euclid的动向,而Euclid已获超17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我才坚信我们走的方向是对的。”

朱智告诉《价值线》记者:“不是看到他们的东西,我们才去做这件事情,而是它帮助我们去发现这个方向到底应该怎样去走。它是我们的引路人。我毫不避讳地说,我们的产品非常像。我们可以通过他们看,这技术在美国的发展是怎样的,在整个世界环境下其他人的思考是怎样的。”

虽然产品的逻辑相似,但美国的经验无法照搬。美国市场和商业环境比中国成熟得多,大零售商的集约化、连锁化、智能化程度都比国内要高很多,他们对整个系统的使用,对运营方向的信息化决策,也相对更好。在美国,SHOP MALL是零售主体,但在国内,独立的小店面非常多。“所以我们需要针对国内的商业环境,做一些针对国内的思考和变化。要做一些模式的变通。”

2014年6月,有了现金的朱智带着小伙伴们搬到了稍微宽敞的办公地点,告别了集体“蜗居”时代。

一直在“折腾”

最初的芝麻科技,也经历了多次转型,“客户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是做销售出身的,会比较关注什么是市场上有价值的。”

朱智从不避讳谈自己创业过程中走过的一些弯路。最早的时候,朱智做了个手机开灯的产品,有点智能家居的概念,却完全没考虑市场。

后来,芝麻科技又“折腾”出一款物联芯片(物联是通过射频识别等信息传感设备,按约定的协议,把任何物品与互联网相连接,进行信息交换和通信,以实现对物品的智能化识别、定位、跟踪、监控和管理),叫作“智能会员卡”。它一方面可以以一卡取代多张卡片,同时还能用物联技术帮助商家定位消费者的消费习惯。这个技术可算作是现在的“可穿戴式设备”。

但社会正向无卡化发展,芝麻又考虑转型移动端。

最后,朱智发现WiFi是最好的突破口。为此,芝麻科技开发出WiFi探测设备——无线路由探针,并与其分析系统成功申请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有观点认为,像“知.Retail”这样的线下消费者行为数据分析类的产品,如果不能跟大型的商场做深入的数据合作,构建体系,进而形成解决方案的话,产品变很难“落地”。芝麻科技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在朱智看来,是“能够找到一些巧妙的切入点”,比如为商场、购物中心提供高端会员的管理服务,为连锁零售商提供门店运营的服务等。所有设备都通过云端后台来管理,在芝麻科技的线下顾客分析系统“知.Retail”云端后台查看数据的分析和挖掘结果。

这出于朱智另外一个考虑:互联网前进的脚步很快,芝麻科技变成平台才有无限可能。

目前,芝麻科技选择了设备免费的模式,只按月收取客户的服务费,月均百元左右,芝麻在全国已有中国移动、中国电信、高德等20多家传统渠道合作伙伴。“我们初步盈利,我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认可和支持,将来肯定有更好的发展。”

朱智是从网站上看到自己入选《福布斯》中文版2014年度“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名单的。“是好事情啊,更多的人因此知道芝麻科技了,兄弟们也没有白干活。”朱智笑着对《价值线》记者说:“最高兴的是我爸妈。”